首页 综合 同城 交易 生活 汽车 房产 美图 资讯 便民 悦读 mobile 帮助

悦读

旗下栏目:

就问你怕不怕, 如果老太太来扶跌倒的你?

来源:咸宁信息网   作者:admin   人气:   发布时间:2017-12-26
摘要:@开心的时候要尽量笑。因为。可能一夜之间。你就不晓得笑了。 有人调侃,不是王思聪,不敢扶老太。现在的问题是,扶不扶老人尚在纠结中,另一个“百思不得姐”的新难题又出来:你以为不扶老太太就没事了吗?错,老太太还可以主动来扶你! 这大概是堪称“南京

@开心的时候要尽量笑。因为。可能一夜之间。你就不晓得笑了。


有人调侃,不是王思聪,不敢扶老太。现在的问题是,扶不扶老人尚在纠结中,另一个“百思不得姐”的新难题又出来:你以为不扶老太太就没事了吗?错,老太太还可以主动来扶你!


这大概是堪称“南京彭宇案”之后又一则烧脑又烧心的案例。最近的《法制晚报》刊载了这样一则真事:2016年7月27日11时26分,70岁的孙女士在北京市西城区美廉美超市(白纸坊店)购物时,看见李某及孙女摔倒在电梯上,孙女士不顾自己年事已高,跑过去搀扶,结果自己也受伤、胸椎骨折。为此,孙女士将北京美廉美连锁商业有限公司及受助者李某告上法院,要求二被告赔偿自己医疗费等各项损失共计3.2万余元。


到了法庭,超市方称事发时电梯正常运行,意外摔倒非电梯责任;而李某也称孙女士没有搀扶自己,孙女士是自己摔倒的。北京西城法院一审认定,超市无责,但孙女士受伤是因为看见受助者李某及孙女有危险前去救助,因此李某有责任赔偿,判令李某赔偿孙女士各种损失共计2.6万余元。


法院认为,因防止、制止他人民事权益被侵害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,由侵权人承担责任。本案中,李某及其孙女摔倒后,孙女士未考虑自身年事已高,不顾个人安危,为防止更大的侵害发生,立即上前予以救助,其品行值得称赞及肯定。孙女士在搀扶李某过程中自己受到损害,李某对此应承担侵权责任。


就问你怕不怕, 如果老太太来扶跌倒的你?


这段话如果翻译得再直白一些,大概就是两点:第一,超市的电梯就是个“路人甲”,没有使诈、没有挑唆,与俩老太太之间的爱恨情仇没有任何关联。第二,不管有心去搀扶对方的老太太有没有搀扶得好,好心就当有好报,因此被搀扶者须承担老太太意外伤害的赔偿责任。我特地查了下法条,法院判决的依据,是《侵权责任法》第二十三条之考量。


看完这个故事,一大波观众懵逼在原地,还有一大波不怀好意地在签名档留下几个字:别怕,我要开始扶人了,嘿嘿……这波操作,简直比测试左右脑年龄还要“666”啊。


民间高手们已经在逻辑的天空放飞自我了:有人说,无须等到全面小康,终端“反碰瓷”技巧终于让我等到了——你不是假摔吗,那我扶你也可以反假摔,两相扯平,风险归零;还有人说,看来随便摔个跟头,还得家境殷实啊。以后自己摔倒了赶紧自己爬起来吧,万一来个浑身是病的老太太或老爷爷献爱心,这得搭进去多少银子啊!


一句话的总结:如果说,南京彭宇案疑似让人“不敢扶”,那么,北京孙女士案则叫人摔倒了麻溜地原地满血复活。


当然,看热闹的难免以讹传讹,看门道的才能当好“理中客”。我想说的大概就三层意思:第一,孙老太太扶人,尽管对方辩称没有此事,但法院调查板上钉钉。所以,你也别担心随便谁往你旁边一躺就可以讹上“爱心榜”。那么,不少网友想当然地指责“孙老太太讹人”,这话显然不亚于积毁销骨。人家确实是一片好心,咱也不能“无情、残酷、无理取闹”。


比如法院调查证实:事发后,李某(被扶者)之子报警,西城分局白纸坊派出所接处警记录内容为:“经民警到现场了解,报警人带其小孙女到超市上楼梯时,不小心摔了一跤,一老太太(指孙女士)帮忙扶起来的时候不慎把腰扭了,民警告知双方协商解决或到法院诉讼。”换句话说,孙老太太在救助过程中摔倒受伤的事实,有监控录像及公安机关接处警记录予以佐证,绝不是很多网友想当然地“主观助人”+“客观跌倒”的排列组合。


就问你怕不怕, 如果老太太来扶跌倒的你?


第二,法院判决基本上没有明显的瑕疵。其遵循的《侵权责任法》之条例,主要也就是针对见义勇为者受到侵害后的请求权。前一阵子,舆论在总结“新民法总则的八大亮点”的时候。就特别提到一点——做好事救人有保障了。因为《民法总则》第183条明确规定:因保护他人民事权益使自己受到损害的,由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,受益人可以给予适当补偿。第184条则规定: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,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。


换句话说,这次的《民法总则》给见义勇为来了个兜底的“撑腰体”,至少不让好人流血又流泪。


这些年来,所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,既有经济社会转型的复杂肇因,恐怕也是法律兜底不够硬气使然。救人的,怕被讹,怕受伤——道德成本成为现实的考量。这也不奇怪,谁也不是圣人,都得食人间烟火,成风化人,就得先尊重人的基本需求和基本权益。我们对欧美地区的《善良的撒玛利亚人法(Good Samaritan law)》羡慕嫉妒恨了N年,无非也就是希望在伸出援手的时候,少点后顾之忧,少点荒唐的烦恼。盖因如此,其实早在2013年8月1日,《深圳经济特区救助人权益保护规定》施行时,民众便将其直接称之为“好人法”。


理解了以上背景,那么,在明确孙老太太确实救助了对方的前提下,依法支持其求偿权,在法治中国语境之下,也不算特别难理解的事。


“娱乐至死”的舆论,对孙老太太诘责有加,无非也就两个小心眼儿:一是标签思维,看到“老太太”就心里发毛——尤其是在对方还辩称“没有搀扶”的语境下。民意趋利避害,很容易天真地站错立场。二是道德洁癖,认为救人的就该“要留清白在人间”,耻于谈到赔偿、更不要说诉至法院。可问题是,见义勇为的悲情主义角色定位,算不算历史的病态心理呢?


当见义勇为者的尸体漂流在长江而被“挟尸要价”的时候,道德洁癖的冷血与残蛮,和小脚老太之裹脚的“美感”,大概也是一脉相承的吧。


就问你怕不怕, 如果老太太来扶跌倒的你?


第三,真正的问题大概就两个:一则,在紧急情况下,救人的老太太要不要考量自己的身体条件?第二,就算老太太有情有义去搀扶跌倒的对方,但对方未曾因此受益、而老太太又在救人时发生不测,这损失究竟该由谁来埋单?


先来说第一个问题。见死不救固然有失人伦,但贸然往前冲,好像也越来越不人性。因此,在提倡见义勇为的同时,我们亦开始强调“见义智为”。


上世纪小学课本里“少年英雄赖宁”的故事,早成为一代人的记忆了;一些公园里赖宁的雕像,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悄撤走了。今年夏天,湖南省义务教育地方课程实验教科书《生命与健康常识》关于“溺水怎么救护”的内容被质疑,原因之一也就是“完全超出了孩子的能力范围,会误导孩子涉险”。老弱病残孕,是需要“专座”呵护的群体,他们的见义勇为固然同样感人,但,首要的前提,恐怕更要照顾好自己。

就问你怕不怕, 如果老太太来扶跌倒的你?

至于第二个问题,才是叫人倍感纠结的。比如老太太去搀扶摔倒者,可能人没有扶起来,自己还摔伤了。这个时候,老太太义举的“受益人”,恐怕不能定义为先倒在地上的那位,而应该是整个社会风气。因为情理上说,老太太固然很冤枉——做好事还没保障;先摔倒的也很委屈,老人家又没有扶到我,尽管好心,也没做成好事啊!


就问你怕不怕, 如果老太太来扶跌倒的你?


忽然想到最近的一则新闻,说《河南省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条例(草案)》(审议修改稿)近日公布,并征求市民意见。河南这一新规亮点纷呈,其中最引人瞩目的,莫过于“因见义勇为死亡的颁发100万抚恤奖金”。此前也有消息说,“在广州见义勇为最高或可获230万元奖励。”


类似见义勇为中难以认定“受益人”的案例,我认为都该归于“政府保障”范畴。道理很简单,义举当然要弘扬,这是公共责任,因为美德是为社会良知提供增量——既然人人都是受益者,公共财政自然不该袖手旁观。


马丁·路德·金说:“历史将记取的社会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,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。”老太太扶人要不至于成为闹剧或乌龙,法律固然要理性地依法判决,制度更要为之找到合情合理的出口。


UC名家专栏,多元视角的严肃阅读,与你共享有温度的阅读好时光。官方微信公众号已开通,欢迎扫码关注。


责任编辑:admin

最火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