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综合 同城 交易 生活 汽车 房产 美图 资讯 便民 悦读 mobile 帮助

悦读

旗下栏目:

朴树泪崩于《送别》, 你我可还少年翩翩?

来源:咸宁信息网   作者:admin   人气:   发布时间:2017-12-24
摘要:那么年少 / 还那么骄傲 / 两眼带刀 / 不肯求饶 当8090后在公号里铺天盖怀念周杰伦的时候,我还特地去度娘搜了下小公举怎么了。好好地,想多了。不过,不写点什么,好像欺负我们70后的青春就没有爱豆。 刚好,朴树来了。 12月13日晚。朴树现身《大事发声》。

那么年少 / 还那么骄傲 / 两眼带刀 / 不肯求饶 
 

朴树泪崩于《送别》, 你我可还少年翩翩?

当8090后在公号里铺天盖怀念周杰伦的时候,我还特地去度娘搜了下“小公举怎么了”。好好地,想多了。不过,不写点什么,好像欺负我们70后的青春就没有爱豆。 

 

刚好,朴树来了。 

 

12月13日晚。朴树现身《大事发声》。唱到“送别”,哽咽失声。三天前,郑州演唱会,唱到《我爱你,再见》,一度泪奔。再往前,4月的北京演唱会,唱起《且听风吟》,泪洒现场。 

 

“朴树”是棵什么树?大概是一棵爱哭的、永远长大不大的树。 

 

读大学那会儿,电台节目还很纯良,深夜只会放歌不卖“举王”。记得扬州电台有个“夜色温柔”,简直成了“学生点歌联盟”。最初点一首歌10块钱,也不算便宜,奈何它是宿舍卧谈会的必修啊。逢年过节,点歌必“堵”。谁谁谁抑郁了,谁谁谁暗恋了,谁谁谁表白了……那个年代,也就是个十块钱的事儿。生日送张学友(《祝福》),毕业送吴奇隆(《祝你一路顺风》),完美标配啊。当然也有不按套路出牌的,比如三八节,全班男生给全班女生点一首类似“媳妇儿我们回家”的歌。

 

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,我们都曾翩翩少年。

 

在那档全宇宙最好听的电台节目里:1998年,我们听到了黄磊。1999年,我们遇到了朴树。

 

朴树泪崩于《送别》, 你我可还少年翩翩?

 

一路春光啊

 

一路荆棘呀

 

惊鸿一般短暂

 

如夏花一样绚烂

 

……

 

那时的歌,词也诚恳、曲也工整。没有MP3没有优酷,但每年都有值得期待的歌手。对于内地音乐来说,前有高林生和林依轮,后有李春波和满文军。尽管南方音乐一枝独秀,但,爵士、雷盖、饶舌、拉丁节奏等,亦开始在小众市场破土。

 

这个时候,朴树同学突然带着《我去2000年》杀将过来,给人的感受,只能用“一耳朵的惊喜”来形容——每首歌都是个美丽新世界,每首歌都嗷嗷往你心里钻。

 

1999年代,扬州的老西门大街还是城乡结合部的画风。出了我们师范学院的大门右拐,或者干脆从男生宿舍边翻墙而出,便能看到一个超大的音像店。现在的年轻人,估计很难想象卖磁带的店铺会比小区旁的连锁超市还要大吧。两个牛逼的大喇叭,在那么霸气十足地录像厅旁边轰鸣,什么流行轰什么。在这个狂拽酷炫的地方,我见过第一个女网友;还是在这个高端大气的地方,我买了朴树的这张盗版带。

 

有生之年,狭路相逢。

 

没错,大概就是这样的感受。一口气,听烂了十首歌。20年后的TKV,相信对于朴树的这张专辑,我依然是背词小能手。

 

朴树泪崩于《送别》, 你我可还少年翩翩?

 

在那个一张专辑一个曲风的年代,《我去2000年》大概算浪荡不羁的。民谣,摇滚,电子,饶舌……你很难定性它是什么、或者不是什么。纵使此后的朴树少年依旧,却终究不再粗粝、不再棱角,那种既愤怒又清逸、既桀骜又深情的质态,只属于1999。何况,专辑还有巅峰时期的张亚东加持。彼时的麦田音乐,打造了“红白蓝”三色概念:白色是朴树的《我去2000年》;蓝色是叶蓓的《纯真年代》;红色是尹吾的《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次远行》。

 

但我想说,朴树的《我去2000年》,好得完全不是一个水准。

 

大概最多人记得的,是范玮琪翻唱后的《那些花儿》,还有传唱度更广的《白桦林》。但其实在《我去2000年》里,堪称经典的实在太多。还记得《旅途》响起,我那时到过最久的城市也就是扬州,哪有什么千山万水,却特想跨越高山森林和湖泊,特想有个爱人,特想相爱一场又作死分别,看她玩命哭、绝逼不回头。帅呆了酷毙了,简直无法比喻了。

 

我还想说,《NEW BOY》也是很酷的。

 

“是的我看见到处是阳光/快乐在城市上空飘扬/新世界来得象梦一样/让我暖洋洋/你的老怀表还在转吗/你的旧皮鞋还能穿吗/这儿有一支未来牌香烟/你不想尝尝吗……”在末日谣言四起的时代,这种轻松欢快的曲子简直是“正能量爆棚”,五条杠加鸡腿都不够表扬的。

 

在摇滚乐沉溺于“青春、姑娘、草原、理想”的时候,朴树的歌里却是“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/轻松一下WINDOWS98”。那种无所谓的调调,那种放马来的姿态,直抒胸臆又澄澈阳光,在华语音乐被“心太软”带得金迷纸醉的当下,大抵是一挂无敌青春的赤裸宣言。

 

朴树泪崩于《送别》, 你我可还少年翩翩?

 

当然,专辑里飞流直下的电吉他SOLO,比之《平凡之路》时期更多了狂躁、撕裂、愤怒、不安——但凡千帆过尽的人,可能更喜欢那种不修饰的力量吧。

 

那时的音乐创作,也是比较自由而奔放的。比如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,歌词里是,“那些东西大麻都不能给你/那些风雨你也别想去逃避”。若干年后,到了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,字幕组贴心改成了“那些东西大妈都不能给你/那些风雨你也别想去逃避”。当然,就当是个误会呗,反正听错歌词的,也不是这一桩。很多同学在《我去2000年》里,都有过听错的神奇经历,比如“幸运的是我,曾陪她们开房(开放)啦啦啦啦啦啦”……

 

数十年过去,娱乐圈里只一个朴树。

 

坦白说,他不算优质偶像,嗓音也不算特别,却有着让人心疼的真实和纯粹。他对于这个世界的慌乱与愤怒,他对于这个时代的敏感与脆弱,真实得叫人脸红。他把熙来攘往的路人称作“植物人流”,他说深谙世事的隔壁老张“活得像条狗”。

 

朴树泪崩于《送别》, 你我可还少年翩翩?

 

人们说得最多的故事,是年少轻狂的他抱着吉他找到还在麦田混的高晓松,用《那些花儿》唱哭了宋柯。高晓松问他为什么不去找别人制作,朴树说,娱乐圈里的人都是傻逼。若干年以后,提到《厨子戏子痞子》主题曲,他依然会认真告诉你,“我觉得这部电影不值得合作,因为这是部没有诚意的电影。”如果这还不够,2016年8月20日《跨界歌王》,他和王子文唱了《那些花儿》。问及原因,他特正直地说,“因为我最近,需要一些钱”……

 

1996年,他“想卖歌”。1999年,《我去2000年》卖出30万张。至2003年,他信奉“挣钱要趁早”……混夜店,跑巡演,直至抑郁了。再至2009年,他是个“病人”。2015年,他发长微博《12年》。再之后,他若即若离地出现在我们视野。

 

不再年轻,却仍少年。

朴树泪崩于《送别》, 你我可还少年翩翩?

 

鲁豫采访朴树。她说,他身上有种特别可贵的东西——脆弱,这是天生的,有着致命的吸引力。所以你看,韩寒说单曲循环朴树,相爱相杀的郭敬明也迷朴树。青春期的那种复杂情绪,在朴树的歌里找到一个出口。

 

他不爱说话。节制的表达欲,是天生的蜜汁光环。据说在《大事发声》这个节目,过往嘉宾都要巴拉巴拉用VCR引入,而朴树这一PARTY,只剩一句话:“因为是朴树,所以就没什么好说的了……”录制《送别》,已是尾声。唱之前,朴树说,“有的时候觉得生活就像炼狱一样,特别难熬,但在音乐里面的时候,即使唱最悲伤的歌也是享受。”

 

然后,大概就那么一瞬,他唱懂了这首歌。

 

朴树泪崩于《送别》, 你我可还少年翩翩?

 

朴树曾说,“一个人一生能写出这样的词,真可以死而无憾。”词是李叔同写的。1897年,李叔同从天津避乱来上海,与许幻园等结拜“天涯五友”。此后,许幻园家道中落,李叔同百感交集。1915年,他为美国歌曲《梦见家和母亲》填词,作出《送别》赠与知己。1927年,“五友”只剩四人,蔡小香去世,许幻园落魄,袁希濂从政路断,而李叔同已出家九年。

 

曾经翩翩少年,终究知交半落。

 

这人间,所有牛逼和傻逼的人啊,终究都往同一条路上涌去。敏感的人儿不愿接受这个道理,所以他们前赴后继,朴树、许巍、郑钧、王菲,还有更多的他们她们,没法子说服自己,所以选择了皈依。

 

犹记得2013年的时候,出道17年的朴树第一次站上北京工体舞台开个唱,他说,“即使全世界都变得丧心病狂,全世界都去抢银行,我也不会像他们一样,一如既往。”高晓松在《鱼羊野史》讲过这样的朴树,说在高速公路上要下车看日落,拿着吉他就下去了,让其他人不用管,“你先让我看夕阳”。在张亚东的演唱会上,歌没唱完就转身下场的,也是朴树。

 

朴树泪崩于《送别》, 你我可还少年翩翩?

 

可是,40多岁的朴树还是个孩子啊。他的经纪人在微博上说,“在2017年4月30号专辑上线后,朴树把自己一个人关进酒店房间,嚎啕大哭了好久,专辑发行之后,他没有像一个刚刚抵达终点的人一样,流露出不知所措的喜悦——恰恰相反,他非常愤怒,极度悲伤。”这样的朴树,虽然与周迅有过燃情相爱的那一段,却终究不是她的彼岸。

 

安静的、诚恳的、神经质的、慢条斯理的、格格不入的、分崩离析的、才华横溢的朴树,像极了我们心底那个又哭又笑的人生,和我们想做又做不了还做不好的年轻人。

 

可是啊可是,那些鲜衣怒马的青春,那些倚马仗剑的时光,我们曾热血沸腾的中二少年,我们曾天马行空的浩荡梦想,和我们大声呼唤大力爱过的姑娘,终于飘飘荡荡,终于渐行渐远。

 

所以,若可以——

 

世事如刀,我来领教,你且煮酒弹琴看斜阳就好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就问你怕不怕, 如果老太太来扶跌倒的你?

最火资讯